151看書網 > 玄幻小說 > 萌狐悍妻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千鈞一發
    親愛的讀者您好,因不可抗力影響,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151kanshu.com,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,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151kanshu.com,以便您的下次閱讀,謝謝。

    151看書網 www.znukci.live最快更新萌狐悍妻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云河后悔讓他們幫自己守關,如果此刻他們是待在音鱗秘境里,趙英彥就不會遭此不測。

    在生死攸關的時刻,云河再次分神。

    時空之門的力量再次沖擊他的氣海,他又“噗”的吐了一口血,身軀又被牽力往時空亂流的方向拉進了半丈!

    云河咬著牙關,掙扎著抗衡。

    “啪!”他全身的皮肉被可怕的牽力扯得裂開一道道血口子,細長的鮮血從傷口處交匯噴濺,懸浮在失重的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見云河遲遲沒有回應,小蛇更加著急了!

    “主人,你怎么了?”小蛇害怕地呼喚。

    但云河已經成了一個血人,又怎還有力氣回答小蛇?

    紫火深處的空間已經扭曲,小蛇根本就看不清云河現在的情況怎么樣,只能在外面瞎著急。

    另一方向,在紫火山下的梵祭司也開始沉不住氣了。

    他很肯定,剛才他發出去的傳信和影像云河都收到了。以云河的性格,沒有理由看到慕雪逸有危險而置之不理的。

    難道云河在參悟的關鍵時刻,不能分神?

    想到這里,梵祭司再加按耐不住了,如果等到云河煉化了時空之門的力量,那就太遲了!到時候,恐怕就算自己將黑色水晶球的力量發揮至極致,也不是云河的敵手。

    梵祭司冷漠無情地望向目光遲滯、渾身是血的慕雪逸,心想,看來還要在慕雪逸身上下點功夫。

    “現在是考驗你和云河之間的感情的時刻了,是不是很好奇,到底你在云河心中重不重要?”梵祭司冷笑著,再次把骨爪伸向慕雪逸。

    “唰!”的一聲,鋒利的骨爪在慕雪逸身上劃了一下,頓時皮開肉裂,鮮血四濺。

    慕雪逸痛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是這一陣劇痛,令本來已經幾近失去意識的慕雪逸又恢復了些許精神,可是聲帶被毀的他,卻喊不出一聲慘叫。

    “嘖嘖嘖!真有點美中不足呢!要是叫得痛苦一點,云河那狐妖才會更心痛。早知道,剛才就不毀掉你的聲音!辫蠹浪惊b獰地說著,但手并沒有停下,繼續一爪爪地劃在慕雪逸身上。

    血如雨下,澆了一地。

    慕雪逸明明痛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,可他卻忍著。

    他卻在心里慶幸,好在自己的聲音毀了,否則在梵祭司面前慘叫,只會滿足了梵祭司扭曲的心理,也會讓殿下為自己擔心。

    既然逃無可逃,那么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能做出任何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絕對不能讓梵祭司得懲!

    反正,痛到極致的時候,人就會麻木。

    漸漸的,慕雪逸就不覺得痛了,他的表情也很快就平靜下來,他的眼神中再沒有任何痛苦、恐懼,甚至是絕望。

    他仿佛瞪著梵祭司,又仿佛目空一切,梵祭司在他眼中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就算梵祭司能奪走他的生命,卻不能奪走他的尊嚴,更不能令他屈服。

    就是這種視死如歸的眼神,把梵祭司激怒了!

    “給我哭出來!給你做出痛苦的表情!”梵祭司發瘋似的用盡全力在慕雪逸身上亂抓。

    在紫火深處的云河,看到慕雪逸的慘狀,已經淚滿不止。

    逸逸,你真傻!要是痛的話,就喊出來!就算你假裝向梵祭司求饒,假裝投靠他也好!只要不用受苦,保住性命,我就心滿意足了,你為什么要如此倔強,如此無情地對待自己……

    云河悲痛不已。

    云河的內心獨白慕雪逸聽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聽到了,他一定會很欣慰。因為云河一如既往地并沒有責怪他的任性。

    鮮血橫飛,把慕雪逸那張垂死而蒼白的臉濺紅了,可他仿佛是一尊木偶似的,沒有任何反應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慕雪逸雙眼一合,再次昏過去。

    可憐除了那一張臉,他身上已經沒有完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梵祭司不傷他的臉,并不是因為憐香惜玉,只不過是為了方便云河隨時認得出,這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、血肉模糊的人,就是他從小養大的慕雪逸而已!

    梵祭司白森森的骨手沾滿鮮紅的血,還帶著余熱的血在骨間流淌滴落,紅白分明,是那么駭目,然而梵祭司并沒有半點惻忍之心。

    “云河!你為何不說話了?難道慕雪逸一點都不重要?你真是了不起!為了所謂正義,就連慕雪逸的性命也不顧?原來你的悲天憫人,普渡眾生都是做給世人看的。如此,不如就讓我來成全你,將慕雪逸撕成碎片好了!”梵祭司獰笑著向著紫火山的方向叫囂。

    梵祭司,停手!

    云河的內心在呼喊,可是他的聲音沒有任何人能聽得見。

    時空之門的牽引力和紫蓮的力量仍在僵持著,他根本不能動。

    梵祭司再次緩緩舉起滴著血的骨爪,瞄準了慕雪逸。如果這一爪下去,慕雪逸的咽喉必然會被撕斷。

    云河睜大眼睛,渾身在顫,悲憤地看著,卻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呼!”的一聲,梵祭司的骨爪扣下去了!

    眼看那鋒利的骨爪距離慕雪逸的咽喉不到一寸,在千鈞一發之際,漆黑的天際之中劃過一道白色的閃電,緊急著一團熊熊烈烈的火球從天而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向著梵祭司轟過去。

    如果梵祭司不躲閃,也不還手,他將會被那團火球正面擊中。

    那火球帶著歸空境九重巔峰的氣息,要是被擊中,就算是被水晶球附身的梵祭司也會受傷。

    在緊要關頭,梵祭司唯有暫時放棄對慕雪逸下手,左手變出黑色水晶球,召喚出一道黑色閃電,向著那個火球劈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的一聲巨響,火球和黑色閃電猛烈地撞擊在一起,在虛空中轟炸開,火星四射,煙霧彌漫,高熱的余浪向四周擴散了一圈,直接把祭臺附近的影傀橫掃了一片。

    由于這個火焰球是沖著梵祭司而來的,雖然梵祭司沒有被火焰球正面擊中,但一身的黑袍都星星點點地燒焦了。

    但是梵祭司本人卻絲毫無損。

    距離梵祭司最近的慕雪逸也受到波及,鎖著他的那層層鐵鏈“錚錚錚……”地一條條斷裂開來。

    所幸慕雪逸沒有因此受傷,那些經過梵祭司抵擋后的殘余力量,雖然擴散到慕雪逸這邊,但是慕雪逸本身有紫蓮的力量護體,除非這些力量是直接沖著他而來,否則難以突破那層護罩。

    到底是誰壞了自己的好事?

    梵祭司抬起望向天空,但見一個白衣女孩騎著一只威風凜凜的獅虎獸懸在半空。

    那女孩美如深谷幽蘭,容貌美麗,氣質出凡脫俗,一雙顧盼生輝的眼眸正氣憤地盯著梵祭司。

    不是唐紫希和獅虎獸還能是誰呢!

    剛才那一團火球,正是獅虎獸最得意的絕技狂焰獅吼。

    “唐紫希,就算你來了,也阻止不了我!辫蠹浪居鵁犸L而立,他狂傲的語氣之中沒有半點驚慌。

    唐紫希終于在緊要關頭千里迢迢地從神夢山趕過來。

    剛才,她遠遠就看到梵祭司折磨慕雪逸的情景,她也聽到了梵祭司用慕雪逸的性命要脅云河的那一番話。

    她既為慕雪逸的安危著急,也擔心云河的處境。以云河的性格,看到慕雪逸有危險,他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釋是,云河可能遇到麻煩了,所以無法出手。

    看到紫火山深處那一道沖天而起的光柱,她更加肯定自己擔憂,看來云河正在參悟時空之門的關鍵。梵祭司這樣威脅,云河很容易會因為分神而走火入魔,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如果想幫云河,那就必須盡快把慕雪逸救回來!

    擔心云河的人不止唐紫希一個。

    因此,還沒飛到祭臺那邊,獅虎獸就直接給梵祭司來一記狂焰獅吼,化解了慕雪逸的暫時危險再說。

    “大魔頭,再吃獅爺一記火球!這一回,獅爺要把你變成烤排骨!”獅虎獸瞪著燈籠一般的大眼,裂嘴一吐,連續發出數個火球,個個火球的威力都是歸空境九重巔峰。

    “雕蟲小技!同樣的招數對我是沒用的!辫蠹浪靖揪筒话血{虎獸放在眼內,連續召喚出數道黑色閃電,一一將火球擊中。

    數道驚天動地的轟破之聲搖得地動山搖,煙火四射,祭臺附近被濃重的煙霧彌漫了,伸手不見五指。

    “錚!”的一聲,鎖住慕雪逸的最后一根鐵鏈被震斷了,慕雪逸的身軀如枯葉般在風中飄落。

    這時候,有一道魁梧的身影突然跳到祭臺上,及時將慕雪逸摟住,然后帶著腳尖一點,輕輕的就跳出祭臺。

    梵祭司定眼一看,把慕雪逸救走的人是顏少秦!

    原來唐紫希用的是聲東擊西之計。

    唐紫希和獅虎獸負責吸引梵祭司的注意力,而顏少秦則悄悄地從地面接近,找時機救出慕雪逸。

    “大膽鼠輩,竟敢在我面前做小動作。這個地方不是你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的!把命留下!”梵祭司向顏少秦發出一道黑色閃電,直劈他后背。

    就算顏少秦的境界跟慕雪逸達到歸空境九重又怎么樣,這樣的境界,只不過是用短時間內靈丹堆壘起來的,根基還沒未扎實,實力遠遠連趙英彥都不如。

    連趙英彥都敗在自己手中,區區顏少秦又何足畏懼。

    顏少秦敢踏上這樣,等于給自己送多一個人質而已!

    梵祭司滿以為這道黑色閃電能將顏少秦留下來,豈料突然又有一個男人劃破虛空出現!

    151看書網 www.znukci.live最快更新萌狐悍妻最新章節。
一码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