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看書網 > 其他小說 > 王爺的小妾總想干掉我 > 第187章:換衣裳
    親愛的讀者您好,因不可抗力影響,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151kanshu.com,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,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151kanshu.com,以便您的下次閱讀,謝謝。

    151看書網 www.znukci.live最快更新王爺的小妾總想干掉我最新章節。

    ()    唐砂在房里一直睡到了晌午才起來,這一覺睡得可真是舒服。

    不過自己貌似記得自己是不是中間起來過一次?

    管它呢,唐砂也不在乎自己在別人眼里的形象是什么,不重要。

    唐砂這個女人,細想起來其實有些可怕。程立雪不知道唐砂究竟是一個人什么樣的人,或許像表現出來的,又或許心機深沉。

    確實,程立雪不得不說,自己對唐砂存在這一份畏懼,也正是這一份畏懼讓他對唐砂始終是親近不起來。

    可瘦越是相處,越覺得這女人有那么一點不要臉,有那么一點欠,有那么一點令人……心身畏懼。

    程立雪沒再反駁墨傳香,但是絕對也不認同,他是覺得第一次見到唐砂的時候,這女子有意思得緊,而且聰明機靈。

    唐砂有點吃味,墨傳香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都沒這么笑。

    “以后多和她接觸一下你就會改變看法了!蹦珎飨阈α诵Φ。

    “她一天就知道打胡亂說!背塘⒀┓瘩g道?磥沓塘⒀⿲μ粕耙庖婎H深。

    “她說的話都很在理!

    唐砂就不服了,什么叫她一天都說了些什么?這話怎么聽起來就這么不順耳呢?

    “我現在有點好奇,唐砂一天都和你說了些什么!背塘⒀┱Z氣中帶了一絲埋怨。

    墨傳香由于信了唐砂的鬼話,所以程立雪換位思考,也理解墨傳香。

    就像唐砂所說一般,一見鐘情一般都是很不靠譜的,她需要時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考慮!蹦珎飨闶莻很理性的人,雖然她現在年齡大了,而且對程立雪本身也是有點好感,但是這不代表自己合適和他過一輩子。

    唐砂瞬間思想上走了火,快?多塊?咳咳,自己不能這樣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怕慢一下,你就是別人的了!背塘⒀┮稽c都覺得自己有多快。

    “有點……快!币股,墨傳香臉上爬上了一抹紅暈,可惜看得到。

    唐砂這一回來就聽到了這樣的消息,自然是有點小興奮。

    “我說,我想上門提親!背塘⒀┲貜土艘槐閯偛诺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墨傳香聲音傳到了唐砂耳朵里。

    所以并沒有直接上去,選擇了……聽墻角。

    墨府是比較大的,還有個小花園,唐砂是在小花園看到了墨傳香,但是與墨傳香在一起的還有程立雪。

    唐砂回到院子,沒瞧見墨傳香,她把自己的背包放好,開始四處找墨傳香。

    愛美之心人皆有之。

    唐砂現在仗著自己年輕,肆意熬夜,可能過不了幾年就成黃臉婆了。

    幾個小丫鬟可能都已經睡了,她們就是信了唐砂美容覺的邪,但是確實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唐砂之所以叫他們做的原因是因為這二人腿上都有毛病,雖然阿門不是很嚴重,但是太勞累的總是不好。

    小斯們點頭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噓~”唐砂示意他們小聲點,自己去給小香香一個驚喜。

    小斯一見唐砂回來了,立馬高興的喊出了聲:“唐公子!”

    唐砂進門的時候對他們道:“以后守門就搬根凳子出來坐坐!

    唐砂回到墨府的時候,墨府還沒有關門,守門的兩個小斯也是盡忠職守,站得筆直。

    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因果不虛,善惡有報。

    唐砂不知道的是,她所做的這一切,在將來都會得到報答。

    但從這里也可以看出,一個人的公眾形象,和一個企業的形象到底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真好,看到身邊的人都幸福的感覺,是這般幸福。師兄呀,你們也一定要幸福,我也會。

    唐砂隱隱聽到這這樣的對話,嘴角不禁掛出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這樣的商人,才是好的商人。

    唐砂在最開始的時候因為帶著顛城十二少,所以顛城人對她的印象并不是很好?墒呛髞硭迣W堂,修倉庫,辦快遞都造福了顛城已經周圍的百姓。

    孩子若有所思,雖然不明爹娘為何說那個搶了自己糖葫蘆的是好人,但是爹娘說的那就是對的。

    孩子他爹也蹲下了身子,對孩子道:“是呀,唐公子是好人,以后爹爹把你送到他學堂里讀書!

    那婦人一聽,立馬蹲下身子來,摸著孩子的頭道:“孩兒乖,唐公子是好人!你不能應為誰搶了你一串糖葫蘆就認定誰是壞人,也不能因為誰給了一串糖葫蘆就認定誰是好人,明白嗎?我們的孩兒要有一雙明辨是非的眼睛!

    只見一對夫婦牽著一個孩子與馬上的唐砂擦肩而過,小孩抬頭望著唐砂,然后回過頭仰著對自己爹娘說道:“就是他,上次搶我糖葫蘆!

    唐砂可是顛城的名人,顛城現在怕是連三歲小孩都能認識唐砂了。

    顛城日漸繁華,城區的范圍也在擴大。

    這天傍晚的時候唐砂總算是回到了燈火通明的顛城。

    有了文書走管道危險性不大,而且一路上的山匪是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唐砂駕了一聲,騎著馬兒就遠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,路上注意些!比~懸淵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軍隊是由一個一個人組成的,要是每個人都能強上那么一點,那么整支軍隊瞬間戰斗力就要提高好幾成。

    唐砂想起了在現世的時候,每一個士兵身體素質都極高。

    唐砂來了幾次,看到的那些士兵都是在學習著武術套路,難免有些死板,他們更注重的好像是技巧方面。

    唐砂在騎上自己馬兒之前,對葉懸淵道:“我看你的士兵雖然平時都在練著,但是鍛煉不到全身,我有幾個建議,回去以后我給你寫信,你看看是否可行!

    對于葉懸淵整天在軍營的四處亂走,其他人也是見慣不怪。

    唐砂吃完了飯自然是要回去的,葉懸淵也知道,親自把她送到了軍營門口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!

    “甚好甚好!碧粕罢f的是實話,葉懸淵軍營中的飯菜是要比在亦軍軍營里的好吃得多,肉沫子多了些,油水也足。

    唐砂吃完,葉懸淵問道:“飯可還合胃口?”

    唐砂也不會因為葉懸淵在旁邊就裝淑女什么都,平時怎么吃,現在還是怎么吃。

    兩人肩并著肩又回了飯堂,這么一來一回飯堂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,所以倒也沒有多少人能夠看到葉懸淵陪著唐砂吃完了整一頓飯。

    這笑落入葉懸淵的眼中,他心猛的漏了一拍,然后眼里滿是柔情,這樣笑著的小明,多令人心動。

    唐砂沒有拒絕葉懸淵這種親密的動作,反而對著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因為這樣久而久之他總是會累。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,唐砂不愿意只是縮在他的羽翼之下,索取這溫暖,而看不到他背后的遍體鱗傷。

    當時幻想總之是幻想,一般都是實現不了的。加入是唐砂,她不會愿意自己的另一半抗下所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每個女人其實都想被人寵成一個孩子,能有那么一個人能夠為自己抵擋所有的黑暗,然后讓自己保持一顆純潔天真的心。

    師兄以前也老是喜歡摸自己光禿禿的頭頂,在師兄的眼里,自己或許一直都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這個熟悉的動作給了唐砂一種安全感與溫情。

    葉懸淵滿意的把手掌落在了唐砂頭頂。

    唐砂正餓,要是現在出發的話,回到顛城可能要晚上去了。

    唐砂暗道可惜:“也行!

    火焰猛的一竄,原本淡青色的衣裳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小明用完飯再走吧!比~懸淵順手拿過了唐砂手中的衣裳,扔在了一旁架著的火盆里。

    葉懸淵回過頭來,打量了一番,臉色瞬間柔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葉懸淵,換好了!

    換好衣裳,唐砂抱著師不成的衣裳出了營帳,沒想到葉懸淵居然叫開了守在營帳邊的士兵,然后自己親自守在那。

    好在他給自己的貌似是一件八分衣裙,干練遒勁,好像是看到他穿過。唐砂穿著是長短剛好。

    唐砂還是把衣裳換了,葉懸淵的衣裳明顯的比師不成的打上幾號,自己穿在身上有些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為何要用一個也字?或許我看上他了吧。

    葉懸淵說過想要自己做他的王妃,似乎不是在來玩笑,他真的……也看上自己了?

    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吃醋嗎?

    唐砂看了看衣裳,看了看還在晃動的營帳簾布,后知后覺的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兩字落下便直接出了營帳。

    只見葉懸淵放開唐砂,從他自己的柜子里取出了一套衣裳,放到唐砂面前,道:“換上!

    “王爺,這是作甚?”唐砂跟上葉懸淵的步伐,被他提著出了飯堂,走到了葉懸淵住的營帳內。

    不待唐砂回話,只覺得身體一輕,一種熟悉的窒息感襲來。

    師不成這樣確實情有可原,自己也是沒有辦法,找不到衣裳穿呀,無奈之舉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不知羞恥!”師不成內心是崩潰的,她要穿就穿嘛!他也不是那么小氣的人,可是穿到將軍眼皮子底下晃悠是幾個意思?顯然不夠慘?還是死的不夠快?!

    唐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道:“全國百姓是一家,我么這也算是同袍之宜了!

    說話之人正是師不成,此話一出,全場嘩然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為何穿我的衣裳?!”

    可是還沒待葉懸淵這邊說話,有一個人已經炸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?將軍?”唐砂又喚了兩聲。

    唐砂被他看得發毛,這兩天是心情不怎么好嗎?

    葉懸淵沒有說話,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唐砂。

    唐砂笑著和葉懸淵打了個招呼,然后沾到了葉懸淵面前,直接道:“我想出軍營!

    葉懸淵放下手中的筷子,用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角。他進食的時候一般不會再嘴上沾什么油漬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都覺得周圍怎么忽然變得有點冷呢?這碗里的飯菜忽然都不香了。

    葉懸淵吞下口中的飯菜,回頭看去,果然看到了唐砂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將軍,寧小明來了!币嗨嵝讶~懸淵道。

    葉懸淵是背對著進門方向,亦風亦霜二人正對大門,所以唐砂走近后,亦霜是第一個發現了唐砂。

    唐砂尋找道葉懸淵的身影,直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唐砂還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,那就是師不成了,他現在與一頓士兵坐在一起,愁眉苦臉。周圍的那些士兵好像是在取消他似的。

    飯堂里面現在眾伙兒都在吃飯,葉懸淵李賀亦風亦霜他們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看戲看戲!”趙離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師不成的衣裳嗎?”歐陽富貴一語驚醒夢中人,幾人瞬間對視了兩眼,然后返回來飯堂門口,觀望著里面。

    王七也是看著眼熟。

    “誒誒誒,急什么,你不覺得寧歌她姐身上那件衣裳很眼熟嗎?”趙離若有所思為旁邊的王七道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走了,別忘了將軍給我們布置的任務!苯赓F平催促道。

    唐砂也是看到了他們,與他們打了個招呼,然后直接進了飯堂。

    趙離,王七,解貴平,歐陽富貴一行人吃完了飯剛從伙房出來就看到了遠遠而來的唐砂。

    她朝著伙房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不少人都用驚異的目光注視著她。

    唐砂出去需要手令,上次那個手令都是葉懸淵提前給她的。

    沒錯,這空中淡淡的飯菜香昭示著現在是吃午飯的時間了。

    伙房那邊。

    可是葉懸淵居然又不在自己的營長內,這個時候會在哪里呢?

    穿好衣裳之后,唐砂出了院子,這次打算去找葉懸淵打個招呼。

    沒錯,她就是這么一個犯了錯還理直氣壯的一個人。

    雖然自己知道這種行為是不好的,可是要打她就打吧,反正見面的機會也不多,不不不,更重要都事情是,師不成好像打不過她。

    唐砂直接進了師不成的屋子,誰便拿了一件方便拿的。

    拿他一套衣裳應該問題不大吧?

    唐砂想了想還是去敲了敲師不成的門,沒想到師不成居然不在,而且門跟本就沒有鎖。

    畢竟這種地方都是大男人。

    昨天穿來的衣裳可能又是廢了,自己穿著這套女裝走出去會不會有點那啥?

    唐砂不能一直待在軍營里,所以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打算直接回去。

    而且她知道的東西程立雪有些聞所未聞,她和其他女人不一樣,和任何人都不一樣,他不愿意去碰。

    唐砂不知道自己現在在程立雪心中的形象就是一個心機狗類型。

    “可別再我背后說我壞話!碧粕吧鲁塘⒀┯终f出什么懟她的話來,玻璃心,怕忍不了上去打他一頓。<script>LdgRead();</script>

    151看書網 www.znukci.live最快更新王爺的小妾總想干掉我最新章節。
一码中特